爱星盘

原生家庭的坑,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作者:白杨

原生家庭对我们每个人影响深远,但原生家庭也并不是我们所有问题的挡箭牌。“你怎么这样?”“还不是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这样的话语背后,证明着你仍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如何健康地面对原生家庭问题呢?本文作者会给你一个思路。

图文无关

原生家庭的坑洞

我算是新中国最早那批独生子女,父母是双职工我是奶奶带大的。

据我奶奶说,我两三岁时,她用三个大枕头围成一圈,把我和一些玩具放在里面,就去忙家务,我可以自己玩到吃午饭;长得再大一些换成了看电视;上小学前,我学会了查字典,实现了自助阅读。

直到现在,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仍然是阅读,十几年的阅读为我后来从事写作和教学工作提供了良好的文字和口头表达能力。也是由于童年经常被迫一个人待着(天底水瓶座),迄今为止,我缓解疲劳的方式仍是找一个安静舒适的地方独自待一会儿。

上学之后我的课业都是我妈在管,我爸基本上都在外面出差或者跑生意,所谓“丧偶式育儿”真不是现今才兴起的,只是目前的年轻人将这一事实用春秋笔法描摹扩散之,可惜50后那一代从来没抱怨也没机会抱怨出来。

原生家庭的第一个坑

我和我父亲不亲,这是我的原生坑洞之一。他的父亲和他也不亲,所以他从未习得如何与子女相处,我爷爷早逝,和奶奶关系疏远,据说晚年他谁也不理,子女缘薄,业力代际相传(我爸太阳金牛座,月亮水瓶座,太阳四分冥王星,月亮四分土星)。

我记得有一次在星巴克歇脚,无意中刷到微博上著名“女儿奴”贝克汉姆双手捧着Harper的照片,突然泪流满面。

我以前会不甘心地想,如果我有这样一位父亲……

佛家讲,所谓父母子女一场,是业力牵引所致:或报恩,或还债,彼此若无业力,你不会在轮回之中找到他们。如果真有一位我希冀中的完美父亲——可能他的女儿也不会是我。此乃人生的悖论。

原生家庭的第二个坑

和父亲相比,我母缘深,我和她可以说是无所不谈的朋友,正因为缘分深,所以容易受其影响。母亲为我带来原生家庭的第二个坑洞:情绪敏感,不稳定。

我母亲对我父亲也有抱怨,他们的争吵场景中,基本属于我妈一个人的独角戏,她火星白羊座的爆怒当量经常让火星天秤座的我有一种万念俱灰的宇宙崩坏感。

学习占星学前,我坚信她惯用碾压式的人格攻击审判别人,把对方置于道德低地,低到沙尘暴里,最后匍匐在黄土中向她投降;学习占星学后,我了解到她的出生星图配置:月亮天蝎座,水星水瓶座,并且月亮四分水星。

如今她年纪大了,经常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脑子一热。”我有点儿相信。但也没耽误我的星图长出月亮四分火星这唯一的硬相位。

月亮四分火星的不良影响,我在从事一线教学工作后,才慢慢体悟出来:当学生吵闹或者无视课堂纪律,我行我素的时候,我会首先选择开开玩笑,不动声色地制止他们,但几次无效之后,我通常会没有任何预警地突然爆发,然后重演当年宇宙崩坏的一幕。

我又做不到在第一印象里对学生树立起严师的形象,那也不是我;但是当他们不尊重我作为老师的权威时,我会彻底被激怒。每次过后我都会后悔,我既不愿意像小时候自己受到的管制那样去约束他们,又不愿意场面彻底失控。这一课题我仍在摸索,所幸学生们大都记住的是我逗比的样子。

我的父母:人生和隐痛

为了了解父母,也为了解开我自己议题的源头,我探寻了父母的故事。

我父母是同龄人,出生在建国初期,标准的50后,经历可谓神相似:都是几个孩子之中的倒数第二个孩子,不担过多的家庭责任,当然也不受父母过多的重视。

父母都是国家双职工,家境普通;同校同级,同学圈即朋友圈;就连家庭住址都在一个学区,隔两条街;甚至都有一个姐姐是当年北京出去插队的老三届。

这真是够青梅竹马知根知底的,据说当年他俩结婚时,好多同学都觉得我爸长得一般配不上我妈:我妈小时候长得有点儿像大脑门尖鼻子大眼睛的苏联小萝莉。一次闲聊中,我爸承认当年看上我妈长得好看,跟“小洋人”似的。

我妈呢,从记事起,我就知道,我妈是看上了我爸不爱说话,整天绷着脸,在年级里很有威望的Head Boy范儿。

佛家讲,人是“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人之所以被另一个人吸引乃是累生累世的习气和业力使然。他们看重对方的表面气质日后都在琐事中逐渐消磨,甚至南辕北辙。

他们都不是家里的老大,出生时各自父母都四十岁上下了,自然没有享受过一对父母精心呵护初生子女的温情。并且那个年代没有条件上大学,很早就参加工作,减轻家庭负担。所以两个人的性格都属于刻苦耐劳型。

或许因缘际会,两人在退休前的职位,都担任各自单位里负责上上下下吃喝拉撒一大摊子(类似于王熙凤)的主管职务,在工作领域他们都深得领导肯定,并且才能出众,评价良好。

我父母和他们的原生家庭羁绊都不深,自小哥哥姐姐都在外地插队或工作,属于留守儿童的他们很小就知道要强,寻求独立。

在上世纪60年代的特殊历史时期里,我姥姥因为信仰天主教,遭到了你懂我也懂的相关处理。试想,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小女孩,每天放学回家最怕的就是看到大院里又贴上了批判我姥姥的大字报,还要在全班同学面前念检讨,而我姥爷常年在外工作,鞭长莫及(我母亲月亮天蝎座)。

试问,此种遭遇我一个月亮摩羯都难说扛得住,她太阳摩羯座不受刺激就不科学了。这造成了我母亲日后对我及其严苛的教育和待人接物的要求,她的口头禅就是:你不能如何如何,不要让别人说你不好!”

后来,我将我妈的这一价值观总结为:“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她的这一观点作用于幼小的我,长出了我苦逼但不需要你们同情的月亮:摩羯座。最大的感受就是“压抑”。

我的人格强迫模式

前文提到我总结过我妈的人生,她最近也总结出我的:“你就是逼完自己逼别人。”我友情翻译如下:“你有强迫症,凡事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还要反过来强迫别人。”

最近流行一碗鸡汤:你得非常努力才能毫不费力。

我小时候很少受到父母的亲口肯定,通常获得了成绩他们会认为是理所应当,即鸡汤中的后半段:我的孩子那是毫不费力。

我记忆里似乎没人关心过前半段:我非常努力;作为月亮摩羯座,我最无法忍受死于安乐,失去尊严,不被尊重。我努力是因为我不自信,不自信因为很少被父母夸赞肯定;很少被夸赞因为父母认为他们比我们这一代苦,他们是自己把自己带大的。

一个死循环。无解。

五年前,我也认为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是毁灭性的,无法重建。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胡因梦老师曾做如下阐述:原生家庭坑洞里的负能量并非实存,也不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只是它们没有被弥补,人会觉得匮乏、郁结。

学习占星学和开始读佛经后,结合自己的经历,我意识到:佛陀渡人,即救拔众生出离轮回,寻取解脱,这也是佛教徒修行的最终目的。若说人生即是修行,那么原生家庭的所谓缺憾或者阴影大概就是我们此次修行的某个切入点,可以利用并转化它。

突破和成长

这五年来,我总结了几点经验,让自己在现有的身心条件下,过得尽可能舒心一些,谨分享之:

❶找个表达自我情感的方式:会唱去唱,会跳去跳,会写的去写,会说的去说,都起来High!别憋着!我最擅长的还是写作,下半生我打算仍然把这特长捡拾起来;也喜欢艺术设计,打算下一步去修习,或者尝试做艺术品方面的工作(金星金牛座7宫,月亮三分金星,中天狮子座)

❷一门深入地常年做一件事:你能坚持的,一定是你擅长的,你擅长又能坚持的,就是你的潜能。 发挥潜能会开启新的世界,世界不同了,人就不同了。举个栗子:我坚持专业健身四年多,不仅可以脱胎换骨,而且自信健康。(月亮和火星相位)

❸建立信仰:我2012年在北京某寺院皈依为佛教徒,5年来,我越来越少问为什么,只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有意义的事,我想我过些年会参与到病人临终关怀的事业中。

至于对我们的父母,请放弃抱怨他们。诚然,原生家庭的问题不可能逃避、隔绝甚至绕开父母来谈论;父母是带我们踏入此生修行之旅的人,或许对我们来说他们并非契合的导游或旅伴;但如作家汪曾祺所写:“每个人都带着一生的历史,半个月的哀乐,在街上走。”

邀请他们聊一聊他们在成为我们父母之前的故事。或许你会发现,故事中伫立着的少年人,就是曾经的我们。

作者:白杨
首师大历史系毕业,教师
占星学爱好者

分享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