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学院

系统、权威的占星教学资料,助你快速入门,提升技能

大卫-瑞雷:占星学理论与实践


作者:大卫·瑞雷     翻译:李含


这是探讨现代西方占星学简明定义的文章,作者大卫·瑞雷(David R. Railey),美国资深职业占星师。1970年开始学习占星学,在通过亚特兰大职业占星委员会的考试后,于1976年获得执业许可,成为一名专职占星师。著有《The Soul Purpose》,中文版《灵魂的目标》。


6957130_214714566112_2.jpg


占星学理论与实践1:传统的根源


这是探讨现代西方占星学简明定义系列文章的第一篇,主要阐述传统的根源。近15~20年古典占星学在占星圈中又重绽光芒,这主要得益于“后见之明计划”(Project Hindsight),这是一项极好的研究项目,由罗伯特·施密特(Robert Schmidt)、埃伦·布莱克(Ellen Black)、罗伯特·汉德(Robert Hand)和罗伯特·左勒(Robert Zoller)在1993年组织发起,他们研究“希腊语”和“拉丁语”,能够更好地将现存的古典占星资料“翻译”成英文。罗伯特·施密特是主编者。


学习和研究古典占星学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它向西方现代占星师们展示了他们所遗忘、忽略或很少使用的技巧。以现代视角审视如此古老的方法可能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回顾占星学传授和实践的历程,现代占星师们看到了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不仅体现在技巧上,更体现在“信念体系”上,这才是更为根本和重要的。事实上,西方现代占星学与古典占星学最重要的差别体现在哲学理念上。阅读这篇文章,你可以判断哪种占星学更吸引你:古典占星学还是西方现代占星学?



正如你将读到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信念体系。相信 “宿命论”的人,认为自己不可能改变“命运”的人很可能会被古典占星学所吸引,但是那些认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认为通过努力可以获得更具有满足感的人生,会更倾向于选择现代占星学。一些人或许会说“两者都对,”“有一些事是注定的,而有些则不是”。当然,这要看你如何定义“命运”。天气预报是“注定”的吗?“眼睛和头发的颜色是命运的安排吗”?以现代语言来说,这些预测性要素都不是“命中注定的”。天气预报说有70%的几率会下雨是一回事,但预测“某人”在下雨时会去做什么则是另一回事了!同样,这种天气可能非常适应耕种,但某人可能选择不下田!


现代占星学是一门预测科学;这一点需要明确!当我听到有人说现代占星学并没有运用占星技巧作为预测工具时感到十分震惊!去年秋天,杰夫·焦耳在北京时,我跟他谈起此事(杰夫·焦耳老师今年6月会再次造访中国),我告诉他,在中国有些占星师说现代占星师“不作预测”。杰夫回答道:“什么?!我在美国从未听到这种说法?这是谁说的?”但是负责任的预测和不负责任的预测之间是有分别的。我相信,在任何时候,做出言之凿凿的预测,而否定了一个人可以做出更佳选择的能力,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为客户咨询预测已经37年了,我从未将绝对性的预测强加于任何客户。一次又一次,客户回头来告诉我“多亏了你的预测,我作出了正确的决定,结果棒极了!”有客户曾对我说,我“拯救了他的人生——一字不差!这种满足感无以言表!


对于预测的“方式”,占星界有不同的看法。明显属于“心理学占星师”的,比如格伦·佩里就非常好地阐述了决定性预测的危害,提醒占星师审视每一个预测带来的心理影响。我非常同意格伦·佩里的观点,但我对预测更为开放。占星师们的预测方式多种多样。但大部分现代西方占星师都会很自然地从事预测事务——即使他们只是简单做出“行为预测”,如同心理咨询师所做的那样。每一张出生星图说到底都是一份预测脚本。


声称古典占星学比现代占星学预测得更准确,这是一种很有趣的论调。且不说这种论调对于那些努力实践占星学的现代占星师来说很不尊重,我实在无法想象这种说法的立足点是什么?希望预测准确是显而易见的;人们很自然地希望预测体系是可靠的。一些占星师付出巨大的心力寻求“魔弹”,希望作出始终正确的长期预测。然而,如果你寻求绝对的“科学式的精准”,要求“每一步运势”都与预测完全一致,那你最终一定会对所有的占星预测体系失望,理由很简单,因为个人自由包含了非常多变数,都可以将之归为一个混乱的体系了。当然,如果你认为自由意志是一种幻觉,不断变化的混乱体系也不过是海市蜃楼,那么你会继续寻求占星预测的“圣杯”。


我不是科学家,也不能拿出统计数据来支持我37年的占星预测工作。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客户这么多年一直追随着我。我把预测作为一种创造性的规划工具,我的客户们年复一年的来咨询运势预测。职业生涯中,我还与一些商业客户保持着咨询关系。假使我不能准确预测商业趋势,这些客户就会离开,我也无法持续从事全职占星师的工作。比如,25年多以来,我一直为一家公司进行预测服务,它后来成为全球最大的建筑分析师公司。公司的名称是A.W. Hutchison & Associates。我为这家公司的高管出谋划策,从公司初创一直到所有者卖掉公司,选择退休。(我已征得公司负责人的同意,将公司名字写出来。)这家公司主要由工程师和建筑师组成,他们需要“准确而有价值”的预测信息,为团队建设和危机管理提供支持。我可以告诉你,“工程师”可不会和颜悦色地回应错误的信息,如果我的预测不准确,他们就不会继续找我咨询了。我甚至参与了公司最后成功出售的策略分析工作,他们最后卖给了Navigant Consulting International这家公司。


这只是我职业生涯里的一个例子,但是我知道许多现代占星师都曾做过,而且也在继续做着类似的工作。那些声称现代占星师只不过向女性贩售“安慰剂”的人,不仅是在故意侮辱占星师,更是对这些女性的污蔑,同样也表现出了他们的偏见和无知。自然/进化选择由女性生育繁衍后代,因为她们比男人更能控制压力。我的经验告诉我,男人比女人笨,他们的生活风险比女人更高。男人在迷路时也不愿停下来问路,只是继续兜圈子。而女人则会停下来,问清楚方向,而不会白耗汽油和时间,到处乱窜!女人不是在寻求安慰,她们寻求的是“信息”。


有关预测,最后再说一点,当经济学家作出预测,或者是社会学家预测社会趋势,没人会说他们是“算命术士”!即使是在西方社会,占星师还是有时会被“贬斥”为算命术士,很大程度是因为古典占星学的宿命论哲学。我会在随后的文章举一些古典占星阐释的例子来说明为何在西方现代占星学能够作为一种严肃的咨询方式,同时也作为一个自我觉知和个人成长的工具出现在西方——而不是继承传统作为算命的技法。 


我想要为认真学习占星学的同学们界定现代占星学,然而,正如我经常对学生们说的那样“请学习和钻研任何你感兴趣的占星学领域”!古典占星学绝对值得阅读和学习。进阶的学生至少要熟悉西方占星学的历史和起源,亲身去体验古代与现代世界的哲学差异。


占星学理论与实践2:古典占星学


这是探讨现代西方占星学简明定义系列文章的第二篇,我们来了解一下古典占星学。我们可以将公元前600年至公元600年间,在古希腊和古罗马发展、传授和实践的占星学定义为古典占星学。古典占星学也包括希腊占星学,希腊占星学这一名称源自西方历史的希腊化时期,这一时期出现在亚历山大大帝的征服(公元前323年)以及希腊文化在地中海盆地、中东,甚至印度部分地区的广泛传播之后。然而,直到公元前1世纪,希腊占星学才被公认为一套占星学体系,尽管它的应用一直延续到公元7世纪左右。


当代占星学界对希腊占星学或古典占星学所做的研究主要来源于以下资料,最初是写出的手稿或文字,其中许多只残留了手稿的片段,显然这些资料只是流传下来的古典占星学,并非古典学的全部。这些资料主要来源于以下占星师,按年代排列是:

塞拉皮(Serapio)

纳车普索和皮特塞里斯(Nechepso and Petosiris)

马库斯·马尼留斯(Marcus Manilius)

塞拉西鲁斯(Thrasyllus)

西顿的多罗雪(Dorotheus of Sidon)[ 译注:西顿是黎巴嫩西南部的城市 ]

克罗狄斯·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

维丢斯·瓦伦斯(Vettius Valens)

波尔菲里(Porphyry) 

朱利叶斯·菲尔米库斯·马特纳思(Julius Firmicus Maternus)

亚历山大港的保罗(Paul of Alexandria)

匿名的379(Anonymous of 379)

瑞特里斯(Rhetorius)


除了以上名单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为人所知的或在古代文献中被提及的希腊占星学或古典占星学占星师,但上述占星师为我们提供了学习和研究古典占星学的主要的第一手资料。


我对占星学的兴趣非常广泛,在我的从业生涯中,也希望不断汲取前人的智慧,因此也曾大量研读过上述占星师的作品。


我想我的大部分中国读者都没有真正读过古典占星师的著作,因此为了让大家对于古典占星师的思想有些了解,我在这里选取了一些希腊占星师的言论译文:


白天的金星落在第八宫的人晚婚,其性伴侣是出身低下的女子或寡妇/少女。此人将会因淋病(性病),或痉挛,或中风而身体虚弱。但是夜晚出生者将会富裕,因女人的死亡而获益。这也预示着快速的死亡,没有痛苦,很轻松。

——瑞特里斯


在土星的影响下出生的人小气、恶毒、饱经忧患、自我贬低、孤独、虚伪、暗中使诡计、严苛、悲哀、伪善、卑鄙、穿黑衣服、胡搅蛮缠、哭丧脸、悲惨、爱好航海、从事岸边生意。土星还会导致卑微、迟缓、失业、生意受阻、官司缠身、生意被破坏、秘密、监禁、束缚、悲痛、遭到指控、眼泪、丧亲、被捕、儿童无依无靠。

——维丢斯·瓦伦斯


命运统治世界;万物皆由其不变之法则掌控。

注定要发生的事件很早以前就已经设定了。

出生时我们的死亡就已注定,我们的结局取决于我们的开始。

命运带来财富和王国,虽然更多时候带来贫困。

人在出生时由命运赋予其技能与个性、优点与缺点、得与失。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祈祷无法在运气不济时带来好运,也无法在霉运来临时逃离。

每个人都必须忍受他的命运。

——马库斯·马尼留斯


如果日间星图中木星落上升点,土星与之相对落于下降点,满月向着木星行进,这预示富有、好运和最高程度的幸福。但如果金星落于下降点,对分木星,则预示此人既无兄弟也无子女。尽管如此,还是可预见到财富和好运。

——朱利叶斯·菲尔米库斯·马特纳思


如果火星落于第七宫时,土星在上升点或中天,抑或是满月朝着火星行进或渐亏月朝向土星行进,都预示着致命的灾难。此人将会遭受资本支出方面的控告、拘禁和定罪。或者他将被迫面对野兽,被弃于绝境之中。如果是水象星座,此人会死在船上;如果是人形星座(译注:双子座、天秤座、水瓶座),此人会为剑所杀。

——朱利叶斯·菲尔米库斯·马特纳思


这些是典型的希腊占星学的内容,我所选取的并非极端的孤例。事实上,这些书里有许多极端得多、更令人不安的例子,还有其他一些我一想起来就觉得好笑的内容,比如菲尔米库斯说道:“上升点落于狮子座1度的人将会是大嗓门、嘴臭的皮条客。”我读到过许多这样的希腊或古典占星学作品,一方面,我希望了解我们的传统,另一方面我也寻找在20世纪的西方以现代占星学的形式出现的那些基本原则。


当今人们对希腊占星学的浓厚兴趣并不是古典占星学的第一次复兴;这种情形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公元14~16世纪)就曾出现过。在文艺复兴时期,占星学再次繁荣,尽管在受过教育的人们之间引起热议,还遭到了罗马天主教会的反对(但讽刺的是,有些教皇支持占星学)。然而,在科技革命(1550~1700年)以及与科技革命在时间上重叠的启蒙时代或理性时代(17~18世纪)引发变革之后,占星学从学术圈中消失了,就像是进化阶梯上的垂危物种一样被忽视了。在近300年的时间里,西方占星学的出版物仅以年鉴的形式,在散居各处水平不一的从业者之间存续,变成了大众眼中“算命术士”的“迷信”。


为何会这样?再读一读我所引用的那些例子。上述古典占星学的哲学理念公然鼓吹宿命论。但科技革命和理性时代的哲学思想可不是这样。人们开始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像马尼留斯所说的由“不变之法则”掌握。我这么说并非指科技革命和理性时代的哲学观念没有问题,我会在以后的文章中探讨理性时代哲学观念的问题所在。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如果我们无法看到近两个世纪科技革命和理性主义思潮对于人类解放的贡献,那就是在无视人类演化的历史。


不过,由于缺少可证明的科学物理理论,即使像开普勒这样勉强算是占星学信徒的人也无法解释占星学为何有效。然而,正是古典占星学的宿命论哲学为已经解放出来并日渐现代化的头脑所抵触。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占星学才再次被认真研究。占星学以更为现代的观点被重新审视,这正是西方占星学是如何从历史的垃圾箱中被重新拾回的真实情况。占星学的重塑是一次重要的知识抢救成果,与心理学的发展脉络相符,并从心理学中借鉴了最终吸引非常多人的哲学架构。我在下一篇文章中将会讨论现代占星学是如何从其古典根基上提取原则,并随后与心理学思想相融合,进而形成现今的占星学领域的。


占星学理论与实践3:现代占星学先驱


这是探讨现代西方占星学简明定义系列文章的第三篇,我们来了解一下现代占星学萌芽阶段的情况。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西方世界对占星学的重新创造发生于心理学和灵性理论发展的新阶段。让学术界遗弃占星学的科学思维定式,也让人们逐渐怀疑起基督教的《圣经》来。事实上,人们越来越重视以科学、“理性”的方式来理解这个世界,这几乎成了人们看待一切事物的方式。证明地球存在的时间比《圣经》学者所宣称的4000年要长得多的证据,以及说明生命已经经过了亿万年的进化,而非上帝七天创世的证据,带来了怀疑论和蜂拥而至的问题。在这股宗教、哲学和精神混乱的社会漩涡中,心理学和灵性理论破茧而出了。


威廉·冯特(Wilhelm Wundt,1832 – 1920年)、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1842 – 1910年)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 – 1939年)这样的先驱创立了“心理学”,并将其确立为与哲学相分离的单独学科。当然,心理学一词 psychology 的词根 “Psyche” 原本的字面意思是“生命”,它在希腊语中意思是“呼吸”,演变为表示“人类心灵的全部”,然后词义又几经变化,用于表示“心灵”、“灵魂”,甚至是“鬼魂”。被称作“灵性理论”的文化运动始于19世纪40年代,一直到20世纪20年代早期仍然很流行。这一运动同样旨在探寻有关“灵魂”的答案,利用降灵和灵媒探索来世——尽管大部分研究都说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探讨。不管怎样,对所有“灵性”事物的兴趣横扫西方社会的中产阶级及中上层阶级,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1875年神智学协会在纽约的成立,而这一协会尽管是国际性的,却在英国变得格外有影响力。


神智学协会最初吸引了以下名人:鲁道夫·史代纳(Rudolf Steiner ,1861 – 1925)——1913年,他脱离出来,创建了“人智学”,并最终创立了华德福教育;吉杜·克里希那穆提 (Jiddu Krishnamurti ,1895 – 1986) ——尽管从青少年时期就被当做精神领袖来培养,后来同样还是脱离了神智学协会,最终成为享誉全球的哲学和灵性演说家和作家;在占星学领域最著名的是艾伦?里奥(Alan Leo ,1860 – 1917),他终身都致力于将占星学现代化。艾伦?里奥和与其同时代的沃尔特· 理查德·欧德(Walter Richard Old,被称作 Sepharial) 所接触到的占星学仍与300年前所传授和实践的占星学非常相似,扎根于从中世纪和古典占星学那里继承的宿命论哲学,虽然程度略微有所减轻。想象一下里奥所面临的任务。如何以更加现代的视角来重新阐释占星学呢?另外,有两颗新的行星被发现了,1781年发现了天王星,1846年发现了海王星;没有古代文献提及过这两颗行星!


艾伦·里奥所做的第一项工作与简化有关,即如何将占星学的语言更新为普通人都能理解的与生活相关的语言。他的杂志《现代占星学》成为了这项不朽任务的试验场,而他在迅速普及占星学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功说明占星学能够触动当代读者。里奥还开始传授他新的占星学方法,并成功出版了教材,这些教材成了欧洲和美国(占星教学)的标准参考资料。1915年,他创立了伦敦占星学会,这里成为英国占星学习、教育和研究的中心。不幸的是,艾伦·里奥的成功并非没有受到质疑。依据从1914年开始实施的“算命”法规,里奥多次遭到指控,虽然他一直被宣判为无罪,但他最终还是在1917年的一件案子中被判定为有罪,并被处以相当于现在的2500美金的罚款。里奥和他的律师努力以“心理倾向”和“性格分析”作为申辩理由,但是法律并没有跟上被重新创造的占星学的步伐。尽管围绕这些案件的宣传确实为里奥提供了一个平台来影响公众的观念,但他的夫人贝茜还是认为这些审判的压力导致了艾伦·里奥在最后一次诉讼案后猝死(脑溢血)。里奥为未来的占星师们写下了名言:


让我们与那些宿命论的占星师分道扬镳吧。他们引以为豪的是自己的预测,他们一直试图让世界信服,我们仅在占星学的预测功能中就能找到其价值。我们无需争辩这一观点的真实性,而是必须改变这个词的意涵,将占星学称为关于趋势的科学。

——艾伦·里奥


在美国,在最为著名的伊万杰琳·亚当斯(Evangeline Adams ,1868-1932)事件期间,占星学的地位在法律上得到了改善。她1914年在纽约接受审讯,但被无罪释放。她的审讯激起了大家的特别关注,因为在她向法官出示根据法官儿子的出生信息所做出的精准描述其性格的占星解读之后,法官宣布“一切罪名不成立”,还称赞了她的技巧。事实上,所有针对她的控告都没有成功,包括之前1911年的一起案件和1923年的最后一起案件。尽管这些事件的确有助于让公众认识到占星学已经发生了改变,但却是艾伦·里奥和伊万杰琳·亚当斯的追随者们真正建立起了现代占星学。 


在英国,艾伦·里奥之后涌现的占星师包括以下著名人士:查尔斯·E.O.·卡特  (Charles E.O. Carter,1887 – 1968) ——因身为英国占星学院的院长而闻名,理查德·H.·奈勒(Richard H. Naylor ,1889 – 1952)——他创办了占星学报刊,以及威廉·J.·塔克(William J. Tucker, 1896 –1981)——致力于在科学的基础上构建占星学。其他值得关注的20世纪中叶英国占星师有罗纳德·C·戴维森 (Ronald C. Davison,1914 – 1985)和约翰·艾迪 (John Addey, 1920 – 1982)。在美国,颇具影响力的占星师有爱德华·约翰德罗(Edward Johndro ,1882 – 1951),马克·埃德蒙·琼斯(Marc Edmund Jones ,1888 – 1980),西德尼·K.·贝内特(Sidney K. Bennett ,1892 – 1958,通常被称作 Wynn),欧内斯特·A.·格兰特(Ernest A. Grant ,1893 – 1968)和凯瑟琳·T.·格兰特(Catharine T. Grant,1896 – 1988)——两位格兰特与其他占星师一同于1938年创立了美国占星师联合会(AFA),丹恩·鲁伊尔(Dane Rudhyar ,1895 – 1985)—— “人本主义”占星学的倡导者,格兰特·莱维(Grant Lewi, 1902 – 1951),以及尼尔·F.· 米克尔森( Neil F. Michelsen, 1931 – 1990)—— 他是一位高科技电脑大师和程序员。此处提及的占星师只是20世纪中叶前期到末期具有影响力的说英语的占星师的一小部分,其中两位在美国极具影响力的占星师当属马克·埃德蒙·琼斯和丹恩·鲁伊尔。


占星学理论与实践4:占星学被重新创造了!


这是探讨现代西方占星学简明定义系列文章的第四篇,我们来进一步了解一下现代占星学的发展情况。


马克·埃德蒙·琼斯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致力于重塑占星学的研究,为其构建一个更为理性的基础。琼斯的教学和课程对美国占星学的实践工作影响巨大。他的著作,比如《占星学:为何以及如何会有效》(Astrology: How and Why it works)以及《如何学习占星学》(How to Learn Astrology)从1940年代至1970年代都一直受到严肃学习占星学的学子的喜爱,尽管这些书籍因为他的大学教育背景而颇具学术风范。在1978年的时候,我有幸见到了马克·埃德蒙·琼斯,并与这位耄耋老人共处了三天。他才华卓越,听他详细的讲起他的工作和信念真是我难忘的珍贵记忆,他甚至还讲到了他在好莱坞当编剧的短暂经历。


丹恩·鲁伊尔多才多艺,堪称文艺复兴时期的才俊在当代复活了。他曾在索邦大学、巴黎大学(16岁毕业)以及巴黎音乐学院求学。他早年探索哲学,并混迹于巴黎的艺术圈,这让他相信一切存在皆有其周期性。1917年,为了音乐,他远赴纽约,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表演他原创的多调管弦乐。鲁伊尔同样也对神智学产生了兴趣,但正是马克·埃德蒙·琼斯向鲁伊尔介绍了占星学,并在1920年代末1930年代初,他们都居住在加尼弗尼亚期间教他学习占星学。


鲁伊尔在学习占星学期间,还研习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学生卡尔·荣格的心理学著作。鲁伊尔开始构想如何将占星学与荣格心理学理论有机地结合起来。此外,让·斯姆茨(Jan Smut)的著作《整体论与进化论》(Holism and Evolution)也进一步影响着鲁伊尔。鲁伊尔接受了荣格的“共时性”(synchronicity)的构想,将占星学与心理学结合起来,鲁伊尔意识到占星学可以成为一种提高觉知、疗愈和灵性满足感的途径。鲁伊尔40多本著作和数百篇文章中的大部分都以阐释占星学与灵性为主题。


最初,鲁伊尔称自己的占星学为“和谐占星学”,但之后他改成了“人本主义占星学”,表明自己深受马斯洛的“人本主义心理学影响”。马斯洛注意到关注人们积极的特质,而不是视其为“一堆症状的集合”的重要性。马斯洛最著名的就是他的“马斯洛层次需求理论”,马斯洛相信健康的人生有赖于满足“固有的人性需求”。通过认识并回应这些需求,人可以完成“自我实现”,发展自身潜力。这与现代西方占星学或是“人本主义占星学”的目标完全一致。


卡尔·荣格实际上也研究过占星学并进行了实验性的实践。荣格曾发表过这样一段名言:“占星学可以从心理学中获得认同和确认,无须多做限制,因为占星学正是古代心理学知识的总汇。”(引自荣格1930年5月10日的慕尼黑演讲)


1970年至1990年期间,众多当代西方职业占星师们成功地将占星学与心理学结合起来,重建了现代占星学,大多数人采用心理学和灵性概念的变体来阐释占星学。到1990年代早期,西方占星学已经成了一种咨询方式,为数百万人提供服务。占星师继续采用心理学的理念,以现代视角重新阐释占星学。


像吉珀拉·多宾斯(Zipporah Dobyns)、丽兹·格林、诺·泰尔和斯蒂芬·阿优若这些占星师—— 以及马克·埃德蒙·琼斯和丹恩·鲁伊尔 —— 是我小时候和1970年代学习占星时对我颇具影响力的占星师,他们和其他类似的占星师们将进一步影响一整代职业占星实践者,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获得了心理学或相关领域的学位。


我的占星理念和占星实践都建立在勤奋工作和勇敢的尝试之上,而这一切都始于艾伦·利奥。现代西方占星学的伟大胜利象征着对古典和中世纪决定论和宿命论哲学的胜利。当现在的西方人向占星师咨询时,他们已经不再为宿命论所纠缠,忧虑重重。相反,他们和占星师在一起探讨自己的人生,感觉到占星咨询带给他们一种能够创造更有满足感的人生的积极力量,甚至几乎可以说那是一种魔力。


我在写作这一系列文章时,简要介绍了西方现代占星学的发展,并重点梳理了它的发展脉络,但同样也需要注意到,在20世纪,还有其他试图重塑现代占星学的尝试和努力。尤其是在德国,出现过大量重塑占星学的努力,特别是在1920年代,这些努力最终导致了汉堡学派的创建。汉堡学派的莱因霍尔德·艾伯丁(Reinhold Ebertin)引入了“宇宙生物学”理论,他对中点(midpoint)的使用仍然是这一领域的重要贡献。此外,汉堡学院还保留了我们所称的天王星占星学(Uranian Astrology),今天依然有其拥趸。


正如我在第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自1993年始,古典、希腊和中世纪占星学的研习风潮使许多新资料得以出版,重新燃起人们探索许多被遗忘的技巧和方法的兴趣。不过,对于现代执业占星师来说,当代的哲学理念已经与古代或中世纪的哲学理念截然不同了,这才是真正的差异所在。当今的占星师提供的咨询和顾问服务与古代已经有了非常显著的区别。现代职业占星师与客户共同协作,发掘真相,帮助客户创造更富于满足感的人生。


现代占星学的主张与洞见继续激励每个接受并实施这种以个人成长为核心的占星学。天王星与海王星的发现,以及1930年冥王星的发现为占星学的现代发展增添了新的次元。最近发现的厄里斯(Eris)无疑又将让我们有机会尝试新的应用。古代和中世纪时期,人们最远只看到了土星。土星在古代也许是象征着限制,在那样一个僵化的社会制度中,强化着命运的观念,恶劣的生活条件使人的平均寿命不过40岁。超越土星——天王星!现代占星师认为天王星象征着从过往中解放,重塑生命。因此,天王星的发现与西方世界的重塑相吻合,最终也让占星学焕然新生!


爱星盘App已经发布,支持安卓和苹果,请在应用商店(AppStore)搜索“爱星盘”下载,也可点击这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