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学院

系统、权威的占星教学资料,助你快速入门,提升技能

占星学流派和历史


201812-12062609302326[1].jpg


汉堡学派占星学


目前在国内,早已经有人听说过了‘汉堡学派占星学’(Uranian Astrology,或称之为Uranian System,或称之为Hamburg School),并且还在报纸上作了介绍。可是大概是因为资料不足的缘故吧,介绍的内容不足,甚至把整个西方的占星学研究范围划入了汉堡学派,并且以此来说明西方的占星学研究的落后,用以凸显中国传统占星学的历史久 远。这样的说法,很明显地是犯了历史资料查询上的误差。


以西方的占星学研究历史来看,汉堡学派只是一个初生的婴儿而已,简直无法与上千年的占星学研究历史相比拟。只是由于汉堡学派占星学有其独特之处,所以才在短短 的数十年间,拥有一片专业的研究领域,并且还正在不断地发展中。从整个汉堡学派的论断原理来看,同样是充满着行星能量共振的概念,与阿拉伯点的概念相当类似, 只是这种能量共振的概念,乃是披上了物理学或科学的外衣,特别是有很多量化的技术存在其中,以致于让我们看起来觉得它是相当精密和科学的。这种情况,有点像是 印度占星学上的‘分盘’论断技巧,在古代是被视为是相当神秘的(现代也还是如此),似乎只要赋予它量化的概念,并且从物理学上来作解释的话,它就可以拥有与现代 科学观念挂上勾的解释基础了。然而,只要仔细一想,汉堡学派同样是玄学和科学的连体婴,并不完全是以科学来作基础的。


一般说来,汉堡学派占星学已经被占星学家认同为是占星学的学派之一了,具有与印度占星学相同的专业研究地位,只是它是最具有现代意涵的占星学派而已。汉堡学派 的发源地就是德国汉堡,所以德国占星学家很喜欢应用汉堡学派的内容来作论断,这可以从德国占星学家所写作的占星学着作中来看出。


汉堡学派乃是由德国占星学家Alfred Witte(1878~1943)和Friedrich Sieggrun (1877~1951)所创立的,其论断技巧的主要特色,乃是借用了大量的行星中点 (Midpoint)的概念。而之所以会特别强调中点的重要性,乃是因为Witte 认为行星的凶相位比吉相位来得更为重要,更足以呈现出事件的征象。同时,凶相位几乎都是与 圆周的角度切割有关,而且这些角度的切割呈现出中点的特性,比如说,180度是圆周的一半、90度是圆周的四分之一、135度是圆周的八分之三、22又1/2 度是圆周的十六分之一、67又1/2度是圆周的十六分之三、112又1/2度是圆周的十六分五、157又1/2度是圆周的十六分之七等,都可以用二分之一的概念来作解释。也因此, Witte 创造了90度的占星命盘,这种90度的占星命盘可以比较明显地看出行星之间的中点关系。


随着往后的陆续发展,汉堡学派中的行星中点概念,发展到包括了行星与重要点之间的中点关系,以及重要点与重要点之间的中点关系(这里所谓的‘重要点’,包 括了命度、天顶、月亮的南北交点、Vertex、East Point和春分点等);甚至还包括了某一个重要点与某一个中点之间的中点关系,以及两个中点之间的中点关系等 。依此推展下去,很明显地整个占星命盘上,会充满着太多的考量因素,甚至可以达到上千个考量因素;即使是透过使用度数的容许度限制来缩小考量范围,也同样 是相当复杂的。


于是,就有了占星学家针对这种情况进行改良,简化和精炼了中点的论断。在这一方面,以Reinhold Ebertin的研究成果最具有可看性,并且将改良后的汉堡学派占 星学称之为‘宇宙生物学’(Cosmobiology)。所以说,如果有看到‘宇宙生物学’或‘汉堡学派占星学’的专业术语的话,其实指的是相同的论断概念,都是应用了 更为精细的中点概念,来作为论断的深化技巧。有关汉堡学派占星学的相关书籍,目前已经出版不少了,近几年来在美国占星学界更是颇为盛行,可以说是在 Harmonic和Astro*Carto*Graphy相继退流行之后,汉堡学派仍然还在盛行着。而Reinhold Ebertin自己也出版过多本相关的代表着作,如"Applied Cosmobiology"和"The Contact Cosmogram"(后一本书是应用中点来论断合盘)。


同时,从目前占星学的研究趋势来看,中点的论断概念可以说是已经渗透到各种论断范围之内了,除了合盘的论断比较受到重视以外,在职业、健康和钱财,甚至 死亡的预测上,都已经有许多的占星学家习惯应用中点来作论断了。其中比较特殊的是有关股市的预测,更是相当广泛地应用了中点来作论断,因为股市的波动 是变化万千的,需要考量到更精细的论断技巧。另外,中点之所以会如此受到重视,也与中点本身所存在的量化概念有关,特别是藉由现代电脑科技的分析,不 但可以把中点的全部相关因素列出,而且还可以将这些相关因素绘制成量化图表,可以明显地看出行星之间错综复杂的波动关系,以及中点之间的相互共振关系 ,再配上年运、月运或日运的波动,形成一种颇为符合科学分析的量化技巧,比如说,股市的预测就是可以把这些错综复杂的波动关系,配合上股市的波动情况(特别 是可以与波浪理论相结合),找出彼此之间的相关性,进而用来预测股市的变动趋势,如果再加上整合了Harmonic的论断技巧的话,那么就更为精细和复杂了(在西方国 家,特别是美国,有关股市预测这一方面的研究是相当发达的,可说是属于占星学研究的最难和最复杂的论断技巧,一般来说占星学家是最不愿意公开有关这一方面 的讯息;有关期货的预测,也同样是如此。


汉堡学派占星学除了复杂的中点论断概念以外,Witte 还创设了八颗虚星(称之为"Uranian"或"Trans-Neptunian),以及其他的一些‘敏感点’,这可以说是汉堡 学派的另一个重要特色。其中,又以这八颗虚星最为引人注目,同时也是许多占星同好所最急着想知道的。以下,就简要地列出这八颗虚星的特质,至于当这八 颗虚星与行星发生共振情况时,会呈现出何种特质的变化,乃是属于相当专业的论断概念,所以不妨先把这八颗虚星应用在落入星座,或落入宫位中,来作论断上的 补充(有些占星学电脑软体或占星学书籍中的英文名称,可能会与以下的英文名称略有几个字母上的差异,这是因为德文译成英文时所造成的)。


印度占星学


以比较有系统又很专业化的角度来看占星学的话,则印度占星学和汉堡学派占星学(UranianAstrology),可说是当之无愧的。这两种论断系统,同时也标志着古代和现代论法的差异,以及古代和现代论法的结合。


从差异的角度来看,印度占星学是属于古代的,并且是以论断事件为主,不注重或者说根本就缺乏心理描述的内容,直接从事件的论断下手,简单几句话就把人生的遭遇点出,是相当具有神秘主义色彩的,所以一直很吸引专业的占星学家去研究。反观汉堡学派占星学,深具德国人讲究严谨分析的特色,以科学思想作主导,希望能够透过物理学和天文学上的理论,来解开星象的神秘之谜。这两者在原创思想上的差异,一是倾向于玄学或神秘学,另一是倾向于科学。


进一步从论断技巧上来看,汉堡学派占星学就是试图改革或打破传统占星学的缺点,建立起一套新的又符合现代科学理论的解释体系。而传统占星学最难以突破的瓶颈,就是宫位系统的差异,直到目前为止,这个宫位系统的问题仍然尚未解决,于是就有占星学家试图从别的途径来克服这个难题,其中的一种方法,就是完全放弃整个宫位系统,转而改以行星和星座来作主导,从而建立了有关‘宇宙生物学’的观点,汉堡学派占星学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可是,在科学主义的走向下,印度占星学的神秘主义魅力并没有消退,反而在西方成为占星学的显学,同时也有不少西方占星学家由于受到印度占星学的论法启示,而开辟了新的论法和见解。慢慢地,西方占星学家体会到一件事:科学不是绝对的,而神秘面纱终有一天也是会被掀开的。于是,在印度占星学和汉堡学派占星学之间的沟通桥梁被接通了,也为占星学的新发展开辟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通路。


所谓的科学主义,强调的是证据,也强调量化,这一切都与数字有关;而印度占星学呢,同样也是数字的问题。所以如果从神秘数字的角度来看,两者是相同的,都是在解开宇宙间的某种神秘数字。这也就是为何近廿几年来,西方的神秘主义研究者,一直热衷于神秘数字的探讨,并且把所有的卜卦、占星学、数字学、物理学等融合在一起,想找出一个有关数字的定律:那些数字是吉的,那些数字是凶的。


以占星学上的相位来看,我们都知道120度和60度是吉相位,180度和90度是凶相位,这些都算是数字的神秘。又比如说,汉堡学派占星学所强调的行星共鸣现象,固然是物理学上的概念,可是这些构成共鸣条件的基础,除了是数字以外,没有其他的了。又比如说,印度占星学上的‘分盘’ (利用星座来作数字切割所绘制出来各种占星盘),同样是行星共鸣的概念,也同样与数字脱离不了关系。


由此可知,如果硬是要强调占星学的科学主义或神秘主义,我认为都不是很恰当。因为数字本身就是既科学又神秘的,我们可以说H2O是构成水的不变定律,是科学的,可是为何一定是要二个H和一个O,这是有点神秘的。于是,当我们在思考如何整合古代占星学和现代占星学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神秘数字’这个概念,并且用这个概念来作串连,这是我个人的浅见。


言归正传,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印度占星学的发展情况,可以说是缺乏了解的;在我们所能拥有的有关印度占星学的资料中,大概都是早期的,甚至是从某些佛教典籍中引用出来的,而对于印度占星学的研究现况了解得很少。所以有不少人问及我有关印度占星学的内容,可惜,连我也必须坦白说一句话:我了解得也不多,只是刚开始研究而已。由于印度占星学内容相当庞杂,再加上语言阅读上不是那么简单,所以这一方面的研究,可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同时还得寄望更多的有心人,可专心投入于这个领域,因为印度占星学实在是另一种不同的论断体系!


以时代来作划分,印度占星学也有古今之别,特别是在廿世纪以后,印度占星学家与西方占星学家不断地进行交流、切磋,修改了某些古印度占星学的看法。可是,由于印度本身是一个古老文明的国家,不轻易放弃自己的传统,所以还是保留大部份的古老论法。也因此,当西方占星学家在着手研究印度占星学的时候,是倾向于从古代研究起,希望找出更具有原创性的观念,而不是从现代的印度占星学研究起,因为即使是研究现代的印度占星学,也同样难以避开古代论法的问题。


在研究印度占星学的时候,我们必须晓得印度是一个相当落后的地方,交通不便,语言又复杂,所以有很多的占星学用语是发音不相同的,音译出来的文字也就不相同了。因此,研究印度占星学的首要条件,就是先搞清楚这些名词,特别是古代的印度占星学资料,是分别由许多不同的哲人所创见的,这些哲人的着作在印度是称之为"Horas",可是因为"Horas" 有很玄奥之义,所以只好借助于后人的注释和引用来作理解了,这有点类似于我国易经的解经。但是,解释的人知识水平不一,所以解释出来的内容自然也就参差不齐了。


而后,历经时代的变迁和战乱的波及,古代印度占星学有很多着作遗失了,留下来的只是一部份而已,而不是全部,甚至保留下来的部份还有许多后人抄录错误的地方。于是,在古代印度时期,Garga、Parasaray、Saunaka、Atri、 Brihat、Prajapatya、Kaushika等(这些都是注解占星学的着作),并没有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其中以Brihat Jataka和Jataka Parijata ,是保留得比较完整的。因此,我们目前所看到的古代印度占星学,大概是这两种论断体系,当然也有掺杂着其他的体系。


由于印度占星学是比较复杂的,介绍起来颇为困难,而且可能必须参阅大量资料,所以无法在很短的篇幅内介绍齐全,因为连我自己都尚未阅读足够量的印度占星学书籍,可是又基于有不少占星同好,希望我能够提供这一方面的中文资料,所以只好硬着头皮顶上去了(文化大革命的用语)。一方面研究,一方面写成短文发表,免得诸位哈得不得了!


前面曾经提过,要研究印度占星学(印度占星学在传统上是分成三个部份:Hora 预测、Ganitha计算和Samhita杂项),首先就是要搞清楚名词,以下就先介绍一些常见到的星座名词(每一个星座同时有好几个名词,这是音译的缘故,并且这些音译名词只是印度占星学家自己的译法,别人的音译可能就有点不同了,我参阅过大陆的梵音译法,与此有所不同,参见下面即知)。


白羊座:Mesha、Aja、Viswa、Kriya、Tumbura或Adya。

金牛座:Vrishabha、Uksha、Go、Tavuru或Gokula。

双子座:Dwandwa、Nriyugma、Jutuma、Yama、Yuga或Mithuna。

巨蟹座:Kulira、Karkataka或Karkata。

狮子座:Kanthirava、Simha、Mrigendra或Leya。

处女座:Pathona、Kanya、Ramani或Taruni。

天秤座:Thauli、Vanik、Juka、Thula或Dhata。

天蝎座:Ali、Vrischika、Kaurpi或Kita。

射手座:Dhanus、Chapa或Sarasana。

摩羯座:Mriga、Mrigasya、Makara或Nakra。

水瓶座:Kumbha、Ghata或Thoyadhara。

双鱼座:Meena、Anthya、Mathsya、Prithuroma或Jhasha。


比较常见到的名词用法如下:

Aries(白羊座)=Mesha

Taurus(金牛座)=Vrishabha

Gemin(双子座)=Mithuna

Cancer(巨蟹座)=Kataka

Leo(狮子座)=Simha

Virgo(处女座)=Kanya

Libra(天秤座)=Tula

Scorpio(天蝎座)=Virschika

Sagittarius(射手座)=Dhanus

Capricorn(摩羯座)=Makara

Aquarius(水瓶座)=Kumbha

Pisces(双鱼座)=Meena


在了解星座(通常称之为"Rasi",也可称之为Kshetra、Riksha、Bhavana或Bha)的名词之后,接下来就是必须知道黄道十二宫的划分法。印度占星学上的黄道十二宫是分成廿七宿,与中国的廿八宿不同。在实际的星象上,宿的分布是不平均的,因为宿是恒星的概念;可是,如果采用平均化来看的话,那么每一个星座就包含了27/12宿,也就是等于9/4宿(在印度占星学上,四和九的数字概念很重要,也很神秘)。同时,每一个4/4宿(在印度占星学上,是把每一个平均化了的宿又分成四份),称之为 "Nakshatras"。因此,每一个"Rasi"(星座)乃是包含了9/4个"Nakshatras"(即‘宿’的意思),所以说,每一个月是平均行经9/4宿,亦即二又四分之一宿。


在《弥勒奥义书》(Maitrayana Up.)北本增文中的第六章第十四段,记载了以下的文字:‘且余处亦云:“诚然,粮食为此万物之胎;时间则粮食之胎,太 阳又时间之胎也。”时间之相为年,年十二月,成于瞬间及其他时积。半年属阿只尼(即火神);半年属婆楼那(即法神)。经南道由“磨蝎”至“施罗未史 茶”之半,属阿只尼;经北道由“施罗未史茶”之半至“萨波”属梭摩(即月神)。于是每月为四分之一宿者有九。以时间之微妙也。此其量也。盖时间唯 以此而量知,非无能量而所量者可得也。固然,此所量者能立,有分故;于以此知其自体也。于是有云:时间有此分,太阳经此去。有敬时间为大梵者,时间则远离于彼矣。 于是有云:渊源出时间,万物以时长,于时又灭没,时是虚之实。


上段文字中的‘阿只尼’,指的是火神,亦即从六月到十二月,太阳是行经南道,而东南为火神所处之方,故属之;由十二月到六月,太阳行经北道,北方为梭摩所居之处,属之婆楼拿。‘磨蝎’音译为镰刀,是宿名,即狮子座。‘施罗未史茶’音译为鼓,是宿名,即海豚座。‘萨波’音译为龙、蛇,也是宿名。(有关这段文字的说明,我是引用大陆徐梵澄先生所译之《五十奥义书》的解释)。


当太阳全年行经廿七宿,每月经过二又四分之一宿时,在南行的时候,是由六月到十二月,经过了:(10)Magha;(11)Purvaphalguni;(12)Uttaraphalguni ;(13)Hasta;(14)Citra;(15)Svatih;(16)Visakha;(17)Anuradha;(18)Jyestha;(19) Mula;(20)Purvasadha;(21)Uttarasadha;(22)Sravana;(23)半宿的Sravisthah,称为是"Krama"。太阳北行的时候,是由十二月到六月,经过了:半宿的Sravisthah;(24)Satabhisa ;(25)Purvabhadrapada;(26)Uttarabhadrapada;(27)Revati;(1)Asvini;(2)Bharani;(3)Krttika; (4)Rohini ;(5)Mrgasiras;(6)Ardra;(7)Punarvasuh;(8)Pusyah;(9)Sarpah,称为是"Utkrama"。


对照于西方天文学上的星座,则廿七宿是:10~12为狮子座(Leo),13为乌鸦座(Corvus),14为处女座(Virgo),15为牧夫座(Bootes), 16为天秤座(Libra),17~19为天蝎座(Scorpio),20~21为射手座(Sagittarius),22为天鹰座(Aquila),23为海豚座(Delphinus),24为宝瓶座(Aquarius), 25为飞马座(Pegasus),26为仙女座(Andromeda),27为双鱼座(Pisces),1~2为白羊座(Aries),3~4为金牛座(Taurus),5~6为猎户座(Orion),7为双子座(Gemini),8为巨蟹座(Cancer),9为长蛇座(Hydra)。


由上可知,从白羊座开始算起,是Aswini加上Bharani,再加上1/4的Krithika (这里的音译与上面的音译有所些差异,因为上面的音译是参阅大陆的资料,而这里的音译是参阅印度的资料),以此类推下去。


爱星盘App已经发布,支持安卓和苹果,请在应用商店(AppStore)搜索“爱星盘”下载,也可点击这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