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学院

系统、权威的占星教学资料,助你快速入门,提升技能

现代占星和古典占星是敌人?NO!


作者/罗伯特·汉德 文章来源/astrozero

译者/李含校对/Christy

长久以来,关于古典占星和现代占星学的争论一直不休,可是将二者深度结合的占星界巨匠罗伯特·汉德却认为,我们并不需要如此争论。就这些问题,他给我们带来了有趣且深度的回答,快来看看他的答案吧。


Img455309534.jpg


古典占星和现代占星才不是敌人


Q1:对于纠结于现代VS古典占星学的占星师们,您有何建议,该如何协调现代与古典的技巧?

A1:实际上,学习占星学的好处之一便是,我们并不需要去调和这二者。现代技巧就是古典的子集,尤其是中世纪。所以,占星师需要做的只是将子集扩大。你看,从现代西方占星学到印度占星学是一步实实在在的认知跨越,因为二者的方法论存在显著区别。但是从现代西方到传统西方(占星学),就只是对现有认知的扩展。这就是为何我要说,站在学习者的角度来看,从现代到传统西方,要比现代到印度更有利。但是,印度和西方技巧的功效大体相当。


Q2:您能说说,占星学对您的人生有什么影响吗?很显然,您花了大量的时间从事各种占星学工作,但是这对您的生活方式有何影响呢?

A2:首先,我来回答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我是不是运用占星学安排生活?答案是否定的。我是否会观察自己的重大行进,观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并对此做出预测?是的。我如果不这么做才是个傻瓜。我偶尔会卜卦,但是通常给自己卜卦并不是明智之举。

但是,我认为,占星学对我的主要影响是,在学习了占星学之后,我的思维方式发生了改变。我试图停止像所谓的"机械唯物主义者"一样思考,并开始由始至终,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像占星师那样思考。作为20/21世纪的人,这并不容易!但是我认为与大部分占星师相比,我的精神分裂状况要轻微一些。大部分人在进行占星时像占星师一样思考,在做其他事情时就像现代人,选择性地忽略这两种世界观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并不是说,你不能既"相信"科学又"相信"占星学。(我使用了引号,因为这里使用"相信"并不是完全恰当)。但是,你不能既"相信"实证主义、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同时又相信占星学的含义。你就是不能。

在这一点上,如果有任何人认为,他可以为占星学现象提出一种可被接受的科学解释,我一定会质疑他,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一部分或许可以,但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

所以,占星学对我的影响体现在整体思考方式上,但是我并不用它来管理我的生活,因为我认为占星学绝不应该代替经验感受。你应该自己去体验,经历事情的发生。但如果这是一段特别艰难的时期,你应该利用占星学去理解"这一切都会过去",或有时候也可以利用它抓住一次良机。但是,如果真的一早起来就去看自己的行进,然后说:"好吧,我该如何度过今天?"当然不能这样。这太疯狂了!

 

别怕,越糟糕的星图证明你的驱动力越强


Q3:用占星学的话说,是不是意味着你拥有行星能量,通过改变周围环境将其发挥,而不是将它们视作外部驱动力对你施力?

A3:完全正确!就是这个意思。意思就是以这种方式完全改变占星学,出生星图应该理解为一种灵魂意图的陈述。用亚里士多德的话来说,是一种形式因的象征性描述。"形式因"是描述的核心。

现在,出生图中体现的就是形式因,它能够根据个体的实现层面,产生各种不同的结果。我认为任何星图都有潜力实现觉悟,只是大部分时候,这种潜力都会遭到环境、偶然事件和意外(在中世纪会这样说)的阻碍。在一些星图中,自我实现的驱动力会强于另一些星图。所以,有些星图会比其他星图在这一层面上表现更多。然而这并不是说,"一些星图有能力,而另一些没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所有星图都有这样的能力,有些有驱动力去实现,而另一些则没有。"


Q4:怎样的征象显示此人会有这样的驱动力?

A4:这个问题的最佳答案是,从现代观点看,那些你看了以后会说:"神呐,这真是个糟糕的星图!"所以就是这样的星图,是那种"沉浮全看自己了,朋友!"

进一步详细来回答,有两种类型能获得更好的自我实现。一种是生活极度动荡不安、被驱动着向前的类型,一种是具有难以置信的能力去获得平静与安宁的人。通常,后一种并非格外惹人注目,但你会常常看到,这些人一生都幸福快乐,他们不温不火,行事恰到好处,凡事好似闲庭散步。你可以说:"他们没有经历真正的考验"——错!他们当然是真正的人类。他们已经经历过了!和他们相处感觉很好,他们周遭的人也会快乐,这些就是具有神性的人,但是他们并不追求神性。你可以说,这些人已经实现了星图,真的就是那样。我们有这样一种观点,要获得真正的启蒙顿悟必须首先经历地狱。大部分情况是这样,但并不是所有。

我知道一些人,他们的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自如。他们快乐,他们的家庭也快乐,他们被爱,也爱着别人。他们所到之处,总会带来那么一些光亮。他们并不引人瞩目,也完全没有戏剧化的表现,但是他们真的是美好的人。我能说什么呢?愿这样的人越来越多。

像甘地那样的人,就属于第一种。甘地是真正经历折磨的灵魂,他战胜了那样的境遇,完成了极高的自我实现,但是他的确需要以最激烈最极端的方式来克服环境!他所产生的力量和能量解放了一个国家。从他的影响力,以及他实现这一切的方式来看,他可能是20世纪最非凡的人。他或许也是继耶稣之后,最为大众所忽视的人。人们实际上在寻找和理解他所做的,并追寻他的足迹。

 

年轻的占星师们,努力成为大师吧!


Q5:您认为占星学是您获得启蒙开悟的一种方式吗?

A5:它是一个工具。它本身并不是一系列获得启蒙开悟的技巧。但是,它更像是一副地图,一个可以为此目的服务的工具,这正是现代占星学有别于传统,获得重视的主要原因。古典时期结束后,后异教徒占星学获得了发展,当然在基督教的背景之下,这一议题甚至是遭到禁止的。一些神智学信奉者和占星学派的确想要将占星学用作启蒙开悟的工具,结果遭到了教堂"热烈"的回应。这让我想起了1600年被烧死的乔达诺·布鲁诺。

所以,把占星学当做自我解放的工具,或者用作他用,是一种现代理念。即使在印度,我认为它也不是自我解放的主要工具,因为印度有许多其他的灵性传统和技巧上的工具,包括各种形式的瑜伽。我认为,占星学一直以来对印度人而言也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工具。但是在西方,从传统形式上获得灵性启蒙的机会相对较少,因此占星学开始扮演这样一个角色。我认为,那些将占星学视作启蒙和宗教进化障碍的人是大错特错的。虽然我曾经承认,占星学可以很容易就变成那样,但那是因为,占星学是一个可以被善用也可以被误用的技巧。就像是魔法,就像是核能。


Q6:关于目前占星圈儿的事儿,最让您兴奋和失望的是什么?

A6:我很高兴地说,我基本上不太失望。我认为事情正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让我兴奋的是,这门学科越来越成熟了。占星学依然面临着身份危机,它是一种爱好还是职业呢?答案都是肯定的!它既是爱好也是职业,我对此并无疑问。但是我认为,占星圈的这两个阵营应该努力区分彼此,同时在双方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


爱星盘App已经发布,支持安卓和苹果,请在应用商店(AppStore)搜索“爱星盘”下载,也可点击这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