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学院

系统、权威的占星教学资料,助你快速入门,提升技能

如何对待冥王星:放手让彼此自由


我的一位占星学老师——查尔斯·杰恩(Charles Jayne)曾将冥王星称作具有女性性特征(female sexuality)的行星。我起初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性别歧视的味道,但随着学习的深入,我赞同了。虽然男性与女性除了能够生育子女也同时能赋予其他事物以生命力,但冥王星所代表的是一种独具女性气质的孕育生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你允许一些新事物在你之内,又在你本之所是之外,生长出来。这个过程如同女性的私处一般是隐藏在内部的,并且像婴儿在子宫中的生长那样,它的发展也是循序渐进的。对冥王星来说,一个常见的关键词便是“转化”。行运冥王星所带来的影响通常是重生与转化;而结果是好是坏则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接纳它所带来的深层次的转变。

 

timg (1).jpg


在这个修订版里,我很难将冥王星代表的所有内容全部压缩到一章里介绍。我写了一整本书来探讨冥王星和它的诸多表现形式——《治愈冥王星的难题》(Healing Pluto Problems)。关于这一强烈而有力量的人类心灵之面向以及如何运用积极的方式将其表达,在那本书中远比在这里可能讨论到的要深入得多。和太阳系中的每一颗行星一样,冥王星力量的表现形式落入了一个从最讨人喜到最讨人厌的方式的谱系。在这一谱系中建设性较少的一端涵盖了从滥用权力、充满占有欲、企图控制他人,到制造持续不断的与上帝和同伴疏远分离的毒怨和不满。而更成熟的对冥王星力量的使用则包括对我们自己以及他人的疗愈和转化。在我看来,似乎冥王星消极的表达方式与紧抓不放(holding on)的反应有关,而积极的则愿意松手放下(letting go)。

 

这一章我们会花大量篇幅讨论有关“冥王星人”的问题。在我们的星盘中冥王星总会落在某个特定的宫位,因此我们或多或少都不得不时常面对自身的阴暗面。我们都曾遭遇过严酷的生活现实的打击,也一而再再而三地面临权力可能被滥用的考验。然而对于冥王星人来说,应对这样的现实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主要旋律。“冥王星人”是指本命盘中有数颗行星落在天蝎座或群星落在第八宫,或者冥王星与众多行星呈角度,或靠近上升、中天或与太阳或月亮呈某种相位。

 

冥王星的消极表达

 

查尔斯·杰恩(Charles Jayne)曾描述过一类冥王星人的典型症状:这些拥有强烈的情感、充满占有欲并且嫉妒心强的人会通过过度保护和使他人感到愧疚的方式将人们绑缚在自己身边,久而久之造成了他人对自己的依赖。一些“控制狂”甚至会操控身边的每一个人,并且在任何新环境中都保持高度的警惕,唯恐有自己无法主导的情况出现。他们达到目的的方式经常是通过控制——不论是巧妙地还是拙劣地——使他人感到愧疚或者难为情。男性可以将这种态度通过行动直接表达出来,而女性由于传统上缺乏直接介入权力的机会所以不得不格外依靠这种使他人心存歉意的方式(guilt-tripping)。这种不平等在古代或者父权制主导的文化中尤其显著,在这些时期妻子被认为是从属于丈夫的。

 

更多冥王星人消极的行为方式也由其他占星师描述过,理查德·伊德曼(Richard Ideman)便是其中著名的一位。这些方式中包括天蝎座人如同蝎子般持续不断的报复心理(不要忘记当蝎子蜇人时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或者克制情绪以遏制自发的本能反应,特别是某种对愤怒的强行控制,以及对表达愤怒即会遭到抛弃的深层恐惧。将愤怒压抑得如此之深,会使人很容易卷入强烈甚至暴力的恋爱风波中,或者激起与他人的暴力冲突。

 

冥王星人的另一个典型特征是隐秘性、自我保护、怀疑和近乎偏执的防御。甚至完全普通的人类需求与情感都会因他们不敢坦诚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被深深隐藏。因此,他们仿佛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形同异类。这一特征所带来的孤独感也构成了许多冥王星人的负担。通过治疗或者参与自助团体会对消除这种疏离感有所帮助,因为当冥王星人了解到他人也具有许多共同的想法、反应和经历时,便不再会感到自己过于反常。分享,事实上是他们需要学习的关键一课,因为他们总是独自占有了一件事物的全部。

 

冥王星人这种与世隔绝近乎隐士的状态通常与共生性的关系(symbiotic)(如死党般的亲密关系)交替出现,其中任何一方的存在和行动都必须依赖另外一方。隔绝孤立与互利共生是同一个极性上相反的两端;而冥王星人会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摇摆不定,对任何一个都不够满意,直到他们最终学会求取中道。同样的孤独感也会成为性乱行为的原因,这种几乎永远无法满足的对性的需求通常是出于一种对亲密关系的渴望和想要逃离孤独状态的隐痛。

 

当冥王星和天蝎座特质很强时,一个相关的表现就是对被遗弃的恐惧,它是过去经历的某种精神损伤与背叛的后遗症。冥王星人会将这种感觉放大,以此“帮助”有困难的人,并且希望能够革新或者改造他们所关注的对象。他们喜欢将自己看做是神圣的,但是通常会无意中将“帮助”作为一种控制他人或使他人依赖自己的手段,从而不再在痛苦中经受孤独的折磨。

 

成为一个拯救者会导致一种建立在错误观念上的自尊心,这种感觉只有当对方仍然充满感激、需要他们来维持生存、并且持续处于被改造的状态时才会存在。然而遗憾的是,这种不平等的关系是由双方情感上的缺乏真诚与开放维系着的。因此,没有表达出的怨恨和不满会在双方心中不断积聚起来,常常导致一段关系在痛苦与厌弃中结束。

 

与冥王星人典型的紧抓不放/克制压抑的行为方式相关的情绪问题还有很多。强迫性的人格(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会迫使他们固着于某个特定的行为或想法,并且不断重复。如果不是出于医学上的原因,性功能障碍可能部分地是由于对性感受的克制和压抑,以及无法将这种感受在性高潮得到释放。在现代的两性关系中,当男性足够敏感并且想要取悦女性时,她的性高潮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权力争夺的焦点。这种情况在逐渐受到重视的“新阳痿”现象中似乎也有体现,在这一趋势中,男性将责任归咎于妇女解放运动——实际是潜意识中对女性日益增长的对平等与自我实现的强烈需求的抑制性的反应。除了情绪上的问题,“克制压抑”的心态同样会导致由慢性肌肉紧张引起的身体上的不适,包括头痛、背痛、便秘和关节炎。(生物能量学的临床医学专家正在研究和解决这些由慢性肌肉紧张引发的疾病和相关的情绪问题。)

  

冥王星与癌症

 

占星学将冥王星与癌症联系在一起,这在形而上学的意义上或许是正确的。根据形而上学家的观点,身患癌症的人通常会牢牢地将某种旧有的伤痛、秘密或过去的场景紧握不放,并且完全被怨恨所吞没。大众传媒也开始意识到情绪与癌症之间的关联。一些特定的医疗设备与心理医生为癌症患者提供心理测试与咨询,作为辅助治疗的工具。甚至对于处在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说,当这样的疗法能够帮助他们找到一种看待生活的新视角,使他们能够在自己身上和自身的生活方式上做出一些基本的改变,一些不可思议的疗效便产生了。

 

劳伦斯·雷山(Lawrence LeShan)博士的一个研究项目曾邀请了450名癌症患者,同时包含了一个由健康的志愿者组成的对照组,对他们分别进行测试和访谈。他发现有72%的癌症患者符合某一特定的人格类型,而只有10%的非癌症患者与之相符。这篇文章很值得一引,因为它勾勒出了冥王星人一种典型的情感轮廓:

 

“……从孩提时代开始,这些人就很难与他人建立起温暖且令人满意的爱的关系。他们常常感到被排斥,不被爱,并且经常寻找各种方法取悦身边的人。由于害怕失去已经获得的任何接纳和赞许,他们几乎从来不敢表达自己的强烈情感,不管是愤怒、孤独、无助,还是自我憎恨。尽管遭受着严重的精神痛苦的折磨,他们在别人眼中却是异乎寻常地优秀、体贴、可爱和温和,并且毫无怨言。

 

在步入成年生活后的某个时期,这些人成功地与某个人或者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建立起一段关系,并从中第一次体验到了人生的喜悦与满足。有时这是一段美满的婚姻;有时则是身为父母的快乐,或是一份能够激发他们潜藏已久的天赋与力量的事业。而在任何一种情况中,这些人都发现了自身被隐藏着的积蓄已久的能量,并且在生命中第一次对自己和未来抱持了真正乐观的态度。

 

然而好景不长,生命的这一阶段不久便落幕了。一段婚姻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或者深爱的配偶告别了人世;孩子长大后离开了父母;或者自己被迫从已经成为生活重心的工作岗位退离。在经历了这些失去后,他们再次退回到了原先老旧的行为模式中。他们从此将自己与外界隔绝开来,并且感到格外力不从心。他们心中既有怒火也有悲伤,但从不公开表露自己的情感。他们仿佛将这样的命运视做理所当然——就好像内在一直都很清楚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然后,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到八年中的某段时间,他们患上了癌症。”

 

正如你所看到的,冥王星影响下的克制压抑的反应具有太多毁灭性的效力,因此难怪冥王星与天蝎座会拥有不太好的声名。然而是我们对行星能量的使用而不是行星本身存在问题。行星的能量既可以被善用,也可以被误用;是我们有意或无意地从中做着选择。从对占星的了解中获得的更高觉知使我们更有责任令每个行星与星座的优势得到最充分的展现。而这对于冥王星——一颗拥有巨大的或摧毁或转化力量的行星——则是再恰当不过了。

 

将冥王星的能量用于治疗

 

冥王星能量的积极表达——放手的回应——实际上是允许改变与转化的发生,甚至是有意识地凭借坚定的意志力与专注力制造这样的改变以体验疗愈(没有比冥王星人对疗愈更加专心且投入的了。)“重生”与“再生”常常是用来描述冥王星这一积极面向的词语——如同天蝎座凤凰般地浴火重生。在之前被引述的文章中,许多癌症晚期的患者通过心理疗法和其他康复手段的治疗并没有告别人世,而是重新获得了生命,由密集的治疗将他们从老旧的模式中解放出来。许多人怀着一个新的生活目标开始了一段崭新的生活,在事业与生活方式上做出了惊人的改变。心理治疗与康复治疗均与冥王星相关,在这个过程里,冥王星的正面能量与负面能量相抵,最终得到的结果便是疗愈。获得重生便意味着自我更新、疗愈和恢复活力。冥王星人具有成为治疗师的天赋与潜力,不论是通过传统的医疗途径,还是通过心理治疗或是精神上的疗愈。

 

冥王星的其他表达方式——不论是有益还是有害——都会对环境产生极大的影响力;而当这种力量被误用时,便很容易带来危险和伤害。例如,当催眠被用于治疗或者改掉某些坏习惯时,它可以是积极而有助益的;但当它被用于获取对他人的掌控时,却是消极有害的。巫术(witchcraft)、巫毒(voodoo)和其他技艺之所以被我们的文化称作“魔法”,是由于我们对它们的原理缺乏足够的了解,而这些原理同样既能用于治疗也能用于破坏或者控制的目的。通灵(mediumship)实际上也是一种冥王星式的活动,在这个过程里,自我受到约束,并且让位于某种无形的力量——一位引导者或者一位已故的先人。如果不够小心又缺乏足够的保护,灵媒便很容易被鬼魂附体(根据埃德加·凯西的说法),或者将帮助对象的生理和心理状况承担到自己身上。

 

这类技艺具有强大的威力,也带来了相应的危害,而这正是历史上许多神秘学知识被谨慎保管并且隔绝于大众的原因。(超自然力量与灵异能力实际上是海王星与冥王星能量的结合体。)冥王星的存在直到19世纪30年代才被发现,在此之前它一直隐没在我们的视野之外;而自从它被发现以来,人类对心理学和神秘学的认知便有了大踏步的飞跃,而这两个领域都与冥王星有关。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不论是否做好准备,如今都不得不应对冥王星所掌管的各种形式的能量与能力。

 

冥王星同样与核能和原子能有关。在核反应中,一种物质被转化为另一种,在此过程中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在我们的生活中,冥王星的转化力量是相当的;像核反应一样,被释放的能量需要导向有建设性的用途。对冥王星能量的消极使用,特别是对权力和信任的滥用,会对心理产生余波式的冲击,以持续数年之久的怨恨、愧疚或者懊悔的形式存在。另一方面,当冥王星能量的流动受到阻碍——改变或者转化的力量遭到抗拒——会造成具有破坏性的反冲力。这种力量或是指向自己,最终以自杀的形式显现;或是指向他人,最终导致谋杀。在政治层面上的一个表现便是当保守的力量试图阻碍社会变革,地下革命活动便会愈加活跃。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冥王星的能量最终无法被遏制或者封闭,因此我们应当将注意力放在如何将这种能量的使用从消极的层面转向积极。这些观念许多是取自心理学,特别是现代人本主义心理学,同时也取自心灵科学(Science of Mind)(也被称作宗教科学或者新思想运动),因为对我来说,从占星中获得的洞见通常需要与另外某个学科结合在一起,例如精神治疗,从而意识的充分转化才有实现的可能。

 

为了减轻冥王星消极负面、紧抓不放或者克制压抑的影响,我们必须学会接纳——甚至去拥抱——生活中的改变。如果我们不愿接受这些改变,它们有时会以毁灭性的方式被制造出来,并带到我们身边。改变与转化是不可避免的,它们甚至构成了生活中积极的一面。为了成长与进步,我们必须接受这些改变。当一个生物体停止生长,它也便开始走向死亡。

 

诚然,冥王星所带来的转化有时会是痛苦的。当行运冥王时,一个朋友把它比作将自己从体内重新分娩出来而未被麻醉。如同分娩的疼痛,当人们对精神上的重生越是充满紧张和抗拒,痛感就越是剧烈。像自然分娩一样,如果能够欢迎并且跟随这样的改变,疼痛就不会那么明显。甚至在行运冥王时发生的看上去具有毁灭性的事件,最终的结果往往也可以被看作是积极的。

 

大部分的转变在形式上可能让人难以接受。灵性教导提醒我们放掉过去与未来而活在当下,便是为了克服人类这一普遍的对于改变的抗拒。在心灵科学中,一种主要的治疗手段——同时也是形而上学的分支——一种独特的祈祷方式,使用的便永远是现在时。人们渴望的状况,例如身体健康,就是在祈祷语中被肯定在当下随即获得了实现。阻碍个人成长的旧有信仰体系或人际关系被否定或者解除,当前与目标相悖的状况也是如此。对当下的关注以及对过去负面事物的放手对于疗愈来说至关重要。这些疗法对于非常严重的病症也有很强的疗效。

 

冥王星的能量从消极向积极层面的转化,需要我们训练自己逐渐摆脱与他人相处时消极的行为模式——诸如嫉妒、充满占有欲、基于愧疚的依附关系,以及对他人的控制和操纵。以冥王星较低层面的能量形式作回应除了会阻碍我们的成长与进步,还会进一步引来更加负面的冥王星的表现形式,如退缩、暴力,或之前谈到的身体上的不适。

 

另一个我们需要努力摆脱的冥王星式的相处模式是复仇心理以及对他人的怨恨和不满。卷入这种关系中的当事人就像陷入一种象征性的“恋爱”关系,被紧紧绑缚在一起——而这通常是一段关系的起点。谋杀案中一个频繁出现的动机往往是情侣之间的猜疑和报复。即便这种心态并没有走到谋杀的极端,也会阻碍双方的成长,并且将本可以更好地用在其他方面的能量纠缠在了一起。宗教科学与一些神秘学领域的教师同样认为这种相处模式是十分危险的;你所释放到外界的破坏性能量往往会成倍地反射到自己身上。即使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你在情感上也并不是自由的,无法吸引新的恋情走进你的生活,直到可以将原先的感情放下。

 

如何才能摆脱与他人相处时这种消极的行为模式?一种最基本也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自我觉察。这些模式也许过于细微并且习以为常(我们将它们看作交往中的唯一模式,因为它们是我们从小在家庭中习得的),它们也被我们的防御机制掩护得很好,以至于很难轻易被察觉出来。通过仔细地觉察和观照,有时也在集体治疗或会心团体(encounter groups)的帮助下,它们能更易被发觉;相较于个体治疗,这些行为模式在团体治疗中更能轻易表现出来并引起我们的注意。另一个观念上的修正就是我们应当逐渐接纳并意识到自身是独立的存在,不可能真正束缚他人或被他人所束缚。不论我们有多少亲密与充满爱的关系,每个人都有他/她独自的课题、天赋与兴趣,并应当以他/她自身个性化的方式、以自己的时间次序,完全自由地得到最充分地展现。所有妨碍自我成长的限制与约束都毋宁是有害的。我们能够也应当发展出建立在爱的基础上的关系,它能够给予每个人自由,并使更充分的自我表达成为可能。

 

对我们本质中的孤独的恐惧——也被称作分离的幻象——是十分普遍的。有两种方法能够帮助我们克服这一点。一种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自我的成长上,尝试将自身独特的天赋和创造性的才能展现到极致。这些才能每个人都有,一个人会因此感到满足而富有成就,而不再会体验到匮乏或无足轻重。当你能更加关爱自己,便不再那么需要从他人那里获得的无条件的爱或接纳,同时也拥有了更多内在的宁静。另一个我们需要了解到的便是尽管我们是彼此分离的个体,但事实上却是完整的合一。宗教科学与其他团体的教导认为有一种力量创造并渗入了宇宙万物,包括其中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处所。因此,尽管作为个体我们对自身的成长负有责任,但同时也与宇宙合为一体。它给予我们爱与帮助,如同对待自己的一部分。

 

试想你处在一个具有破坏性的冥王星式的关系中。怎样做才能改变或者逃脱这样的关系?如果治疗并没有带来期待中的改变,同时你也感到必须离开这段关系,那么在情感上便应当放手。宗教科学的教导认为,每当那个人出现在你的脑海,可以在心中念诵如下的句子:“保佑_____,我愿放手,看到他内在更高的善。”起初,你可能觉得保佑一个你宁愿诅咒的人很伪善;但当你持续地这样做,你对那个人的感觉会改变,你们的关系也会随之改善。其他的灵性教导会让我们在每当想到那个人的时候,在脑中为他/她划上一个白色十字架。对于关系中的疗愈与转化,凯瑟琳·庞德(Catharine Ponder)在她的书中有详细的描述——《爱:繁荣的力量》(The Prospering Power of Love, Unity, 1966)。

 

冥王星与性的关系

 

同第八宫、冥王星和天蝎座相关的另一个重要生活领域便是性。一直以来我都试图去理解为什么许多宗教教义对性都持有偏见,而现在我认为我开始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了。通常,两个人之间的性关系会导致在这段关系中发展出其他冥王星式的连接纽带——包括占有欲、嫉妒、仅建立在欲望之上的与他人的连接、试图控制与操纵,以及强迫性地将性当做逃离孤独状态的手段。然而对我来说,一定有一种积极的性行为能够对人产生转化、更新与激励的作用,而不是当许多人发现自己如之前一样孤独时所感受到的失望。毕竟,没有性便没有生命;而积极的性行为一定是与创造力和成长的新生相伴的。当我们开始学会积极地使用自身冥王星的能量并且远离对他人的占有和操纵的需求时,这样的转化便会发生。它同样会出现在健康而富有创造力的个体间,在这些地方,人们彼此连接而又同时享有自由。

 

行运冥王星:结束与开始

 

当行运冥王时,会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便是控制和对权力的使用。典型的冥王星人惯于对自我施加控制,并且常常难以对外界表达愤怒或者其他消极的情绪,对他们自发的本能反应以及身体和心理健康来说都是巨大的损耗。当行运冥王时,被压抑的情感,甚至是来自久远的过去,都会因环境的反射和刺激而浮上表面。例如,假如你从不允许自己因失去而难过,那么行运冥王时出现的事件便会把这种悲伤带到表面,如同第一次经历那般鲜活。又或者,在难以应对的互动的刺激下,你会重新经历他人对自身信任的背叛或者权力的滥用,它们甚至可能是来自童年的记忆。然而一旦这个过程结束了,便会感到格外轻松,如释重负。

 

另一种冥王星式的掌控体现在与他人的关系中。在这样的关系里可能上演着微妙的权力斗争,有愧疚也有依赖。在行运冥王时,你会对此有所察觉,并希望转换一种新的与他人相处的模式。有时这意味着彻底改变人际网络,随之而来的是脱离旧有关系的痛楚。然而,最终你所获得的是一系列更加自由和健康的新关系。冥王星在本命盘所处的宫位能够提示我们在生活中的哪个领域,我们最容易以冥王星的方式与人互动。

 

几乎所有存在于我们的星盘与生活中的问题领域都能在冥王星推进到那个领域时被治愈。通常人们会经历一个净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问题会加剧到一个临界点,然后你退回到内在,查看它的缘由,再慢慢地尝试去解决。这并不容易,但在这个过程里,你变得更加坚强,也更加健康。当冥王星推进到星盘中的关键领域(例如太阳、月亮或上升),必定会带来某种形式的重生。

 

许多占星师认为一颗外行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向另一颗的推进并不重要,因为它们并不属于“个人”行星的范畴。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尤其当我发现行运冥王星向本命海王星的推进在大约28至30岁的时候会对生活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特别是对那些本命盘中冥王星与海王星很突出的人。在许多个案中,海王星原本是在一种消极的层面运作(混乱、非理性、受虐倾向、成瘾习性、逃避现实),而随着冥王星推进到那个领域,这些行为会首先被带出低谷,接着海王星的能量得以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展开。很多时候,包括对我自己来说,这是对神秘学以及灵性领域开始感兴趣乃至刻苦钻研的最初契机。海王星所在的星座与宫位深受震动,其中存在的问题也往往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治愈。

 

小结

 

这一章涉及了冥王星的多种表现形式,有建设性的一面,也有破坏性的一面;同时我们也检视了一些关于如何将冥王星的表达方式从消极的层面转向积极的观念和方法。当我们逐渐能够在改变与转化的时期释放旧有的能量与关系而不再对它们紧抓不放,我们对冥王星的感受就会越来越积极。在许多方面,这个过程代表了旧有的自我本位的“我”的死亡。福音派基督徒(Evangelical Christians)说:“你们必须重生。”而这一指令似的话语所容纳的含义深远的真理已远远超越了教会的领域。我们必须乐意接受老旧事物的死亡,从而崭新的事物才得以走进我们的生活。


作者:唐娜·坎宁安

译者:Purple(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89e3f90100oz4t.html)


爱星盘App已经发布,支持安卓和苹果,请在应用商店(AppStore)搜索“爱星盘”下载,也可点击这里下载